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公司消息 >

富士康新衣蒙尘

时间:2018-12-08 07:12来源:财经新闻 作者:财经在线 点击:

富士康新衣蒙尘

  虽然富士康在营收上堪称巨无霸,但始终难以摆脱“代工厂”和低利润的标签,这已成为郭台铭的心病。

  文 韩忠强

  编辑 成静卫“阿里山上的神木之所以大,4000年前种子掉到土里时就决定了,绝不是4000年后才知道。”郭台铭曾这样形容富士康的成长。

  自1974年,鸿海塑胶企业有限公司创立,郭台铭的富士康“代工帝国”已跨过海峡,走进大陆,更将触角伸向世界。

  如今,郭台铭正面临着新的挑战。

  近日,富士康位于美国的两家子公司被曝出拟裁员155人,而这似乎仅是冰山一角。在此之前,彭博社消息称,富士康计划在2019年消减200亿元人民币(合29亿美元)的非技术人员成本开支,其中包括裁员约10%的非技术人员。

  鉴于富士康拥有超过100多万名员工,因此外界猜测富士康将会在2019年裁员10万名。

  “实际上,我们并不会这样做。”郭台铭的回应强调,富士康要做的并不是裁员,而是基于工业互联网下的成本检讨,以应对未来经济结构的调整与转型之需。

  然而,市界了解到,富士康并非只是简单地裁撤非技术人员。

  一位河南郑州当地的招工人员对市界表示,“富士康停招了,现在是安排到苏州华硕、杭州耕德电子这些外省合作企业。”

  另一位郑州富士康的工程技术人员对市界称:“现在郑州富士康这边没有裁员,尚有招工,但走内部推荐程序”,目前郑州富士康这边正在开展工业互联网方向的培训工作,相关的培训工作并不能一蹴而就,只能“慢慢来”。

  伴随富士康工业互联网方向转型的,还有其它业务线条的调整。市界从一位曾任职富士康诺基亚手机组的研发人员处获悉,仅诺基亚手机研发人员2018年就裁员了两次。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业富联”)在2018年6月登陆A股,工业互联网俨然成了郭台铭摆脱“代工厂”标签的又一件新衣。

  只是,在这件新衣尚未织就之前,郭台铭的旧衣已捉襟见肘。

  01

  旧衣一穿30年

  郭台铭的旧衣已经穿了30年。

  1988年的夏天,中国改革开放十周年的时候,38岁的郭台铭来到深圳,经过一番考察,富士康在深圳就此生根。

富士康成功抓住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机遇。在富士康来深圳建厂30周年时,郭台铭曾这样总结富士康与深圳的时代缘分:富士康在深圳扎根三十年,走进历史转折中的富士康是一段看似偶然却属应然的历史洪流中的机遇过程。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富士康在深圳发展的机遇。

  富士康成功抓住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机遇。在富士康来深圳建厂30周年时,郭台铭曾这样总结富士康与深圳的时代缘分:富士康在深圳扎根三十年,走进历史转折中的富士康是一段看似偶然却属应然的历史洪流中的机遇过程。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富士康在深圳发展的机遇。

  “有很多农民工兄弟来到这边深圳发展,所以当时在这边办厂是如鱼得水。”在富士康的时代机遇中,中国农民工的人口红利是富士康得以发展壮大的难得机遇。

低廉的用工成本,加上富士康“垂直整合”的规模效应,让其逐渐扩展到大半个中国。目前,富士康在大陆共有40多个生产基地,雇佣的员工一度超过140万人,成长为“全球最大代工厂”。

  低廉的用工成本,加上富士康“垂直整合”的规模效应,让其逐渐扩展到大半个中国。目前,富士康在大陆共有40多个生产基地,雇佣的员工一度超过140万人,成长为“全球最大代工厂”。

来源:腾讯《棱镜》

  来源:腾讯《棱镜》

  富士康这个全球最大代工厂的营收在2017年达到了4.7万亿台币(9000多亿人民币),为同期腾讯营收2377.60亿元人民币的3倍多、阿里巴巴1582.73亿元人民币营收的5倍多,并且远超华为6036亿人民币的营收。

  虽然在营收上堪称巨无霸,但是“代工厂”的标签和低利润一直是郭台铭的困境。

  当中国人口红利将尽、其所依赖的代工业务增长乏力,资本市场正用下坠来表达不满。

  富士康帝国旗下在台湾地区、香港、大陆上市的鸿海、富智康、工业富联在近期均遭遇到了大幅杀跌:鸿海5年来首次跌破1万亿台币市值大关,富智康创下了自2005年上市以来的股价新低。

富智康2005年上市以来股价走势图

富智康2005年上市以来股价走势图

  2018年6月登陆A股的工业富联在收割了一大票韭菜之后,更是从5000多亿元人民币的市值高台跳水,四个月时间,市值蒸发2000多亿元人民币。

工业富联2018年6月上市以来股价走势图

工业富联2018年6月上市以来股价走势图

  两岸三地,富士康帝国的股价均在向下漂移,郭台铭“代工”的旧衣在寒风阵阵下正随风飘摇。

  在寒风到来之前,郭台铭早已在准备转型,只是巨人的转身并非易事。

  “其实我们在二十年前就已经不是只有代工了”,“我们不是工厂,而是智能制造基地”。一直以来,郭台铭一直想脱去“代工厂”的旧衣。

  摆脱旧衣的方法之一,便是沿“代工”产业,溯游而上,建立自己的消费品牌。

  02

  复活诺基亚

  奄奄一息的诺基亚,在2016年成为富士康向消费者业务进发的试验田。

  2016年5月,富智康以3.5亿美元联手HMD Global从微软手中有条件收购诺基亚功能机相关业务。HMD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获得了诺基亚手机和平板电脑品牌十年授权。

时任富智康董事长童文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道出了收购诺基亚的背后考量:鸿海集团供应价值链由工厂内硬件制造,延伸到工厂外的设计、销售、服务价值最后几里路是重要的策略。对鸿海而言,此次交易可以立即取得 Nokia 在全球 40-50个国家的销售团队与分销部门的销售平台与渠道。买下Nokia,等于富智康集团立即布局全球的市场销售平台与渠道,为鸿海富士康集团转型服务科技公司跃进一大步,只差临门一脚了。

  时任富智康董事长童文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道出了收购诺基亚的背后考量:鸿海集团供应价值链由工厂内硬件制造,延伸到工厂外的设计、销售、服务价值最后几里路是重要的策略。对鸿海而言,此次交易可以立即取得 Nokia 在全球 40-50个国家的销售团队与分销部门的销售平台与渠道。买下Nokia,等于富智康集团立即布局全球的市场销售平台与渠道,为鸿海富士康集团转型服务科技公司跃进一大步,只差临门一脚了。

  富士康欲借诺基亚,由传统“代工”向上延伸至手机设计、销售、服务价值链的野心由此可见。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按钮
------分隔线----------------------------